上汽曾经的上海汽车拖拉机厂哈恩眼中的中国(二)

今¤天风光无限的上汽在大众刚刚准备与其合≈作时,主体叫做上海汽╯╰车拖拉机工业联营公司(STAC),这个名称代表了那个时代最主要的先进生产力——拖拉机。

隶属于上海汽车拖拉机联营公司的上海汽车制造厂当时年生产能力在7000辆左右,是当时国内最大的汽车制造厂,这σ个制造厂从1950年初建ш厂以来,一直生产单一的“上海牌&rd۩quo;轿车,这一车型模仿梅赛德斯-奔驰的170轿车,生产时间长达近30年。

今天,媒体在不断地提及上汽要恢复“上海牌&┑rdquo;的舆论,便是这一车型长达30年的制造之后的世纪余波。

当时,╟德国大众对于对于中国能否很快就要来临的现代化大批量汽车生产创造基本的设施条件报有很大的怀疑,哈恩自述说,“我们的合作伙伴上海汽车拖拉机公司的上海★工厂甚至达不到民主德国工厂的水平。&rdqu∈o;

1984年┎10¥月10日,上海大众成立,上海汽车拖拉机联合有限公司Ⅻ只在这个合资公司中Ⅳ占有25%的股份,其他的两家中方合作≈伙伴分别为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10%,和中国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15%。中方股份共计50%。

这一股份比例甚至奠定了中国初期汽车产业政策制定的50%Ж:50%的合资格局。初期,▲当大众与中方进行谈判时,其目的是“要进行长期合作”,大众提出了可选的形式,如许可证转让,或者成立一家大众的独资公司,但这都不可能得到双Ⅱ方满意,大众最终同意50:50格局的ξ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们希望中方合作伙◇伴有々一个相应的管理机构,以便实现大众的本土化Ⅶ战略。这是哈恩在阿根廷和墨西哥工厂得到的ц结果。

这一合资格局的确定是大众初到中国借鉴通用在北美的应▀验而确定的。所以,从源头上来讲,中国的这一合资政策来源于通用。

当时大众最为担心的问β题是政策稳定问题,毕竟,这个刚刚开始与世界接触的国家还存在太多的不完善๑与不稳定性。哈恩认为,中国缺少谈判◀经验,同时,也缺少相应的法律与行政条件。因为当时中国既没有Я专利法,也没有保护投资的法律,更谈不上正常运转的银▁▂▃▄行系≥统了。

大众对于这一问题的解г决方案是,在合同里写进德国在这些方面的立法部分,以便从头开始就排除未来可能出现的分歧,在·。出现争议时能够按照行之有效的司法制度来阐释中德双方的合同,大众通过仲裁法庭调解纠纷的附加条款来保障它,同时,“中方۞۞谈۩๑判代表也不厌其烦地努力让最终合同ⓞ能同将来生Ё效的法律达成一致。”

╱╲

大批专家在上♨海和沃尔夫斯堡之间举行定期的马拉松式的会谈,虽然争论激烈,并且双方的思想和出发点的经验差悬殊。但◣最后双方的谈判小组终于成功地将合同都置定得“有依据可循”。

在与中国前后合作近10年的过程中,哈恩得出的一个结论是,“这个大国执◆行政策很聪明、很成功、很人性化,而且╤对西方世界也富有意义。”

今天,当年的上海拖拉机工业联营公司已经发展为中国最大的汽车工业集团≌—上▎▏海汽车工业集团,它在2005年进入世界500强,排名第461位,在哈恩看来,上汽有今天成就,是大众与其合作的最佳结果。

让我们一起记住当初来自中国这个最大的拖拉机制造机构,上海大众第一批领导者们☏的名字,他们是:上海大众董事会成员张兴业、‖|上ι海大众董事陈祥麟、上海大众汽车第一任总经理张昌谋。

从签约到现在,25年时间,上汽如今横跨┛通用、大众两大合作伙伴,并有双龙与名爵、荣威三个,那个曾经年产只有7000辆,曾经生产拖拉机为主业的企业,如今如同ξ重生的中国,光芒四射。

 

§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