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反思危机处理有误非上市体系资金问题比想象中严重

一向慷慨激昂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在6月28日举行的乐视网投资人交流会上更多的是进行反思。

他认为,过去半年危机处理有失误的地方,应把资金用于业务恢复上并取得金融机构的二次支持。他还说,乐视应更加聚焦大屏生态,这对上市公司的价值至关重要。

贾跃亭的战略聚焦,立马体现。6月28日,易到宣布已于近日变更控股股东,乐视不再是易到的控股股东,已有新的控股股东进入,易到拟于7月4日做公开说明。


应对流动性风险经验不足

乐视资金链风波爆发后,过去半年乐视的调整情况如何,以及今后电视、手机、互联网金融等乐视子生态之间是否还能紧密配合,成为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

对此,贾跃亭说,从去年10月份资金链风波出现以后,乐视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今年1月份与融创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截止到现在,引入130多亿元的资金,其中有30-40亿元进入了上市公司体系, 90多亿元支付债务。

上市公司体系过去半年,从最顶层的组织架构调整,到管理层的调整,再到业务线的调整,目前已经看到了一些向好的趋势。上市公司这次战略调整、战略聚焦以及落地策略的调整,相信会在未来的几个季度逐渐呈现它的价值。

“自10月份以来,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也犯了一些错误。”贾跃亭说,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资金反而比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这是我们两三个月以来发现的问题。本来想,非上市公司体系进来90多个亿,理论上应该能彻底解决资金的问题。显然,结果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资金没有做出很好的安排,反映了我们互联网公司在硬件领域出现流动性风险的时候,应对的经验还是不足。”

从去年资金到账,到现在,乐视累计偿还的贷款,包括贾跃亭个人抵押的贷款,已经偿还了150亿元左右,绝大部分都是给金融机构的还款。贾跃亭反思说,“到期还款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当公司处于困难环境下的时候,应该采取另外一种策略,就是怎么样能够获得金融机构的信任,甚至是支持。”

“当时我们的想法是,一定要把有限的资金确保我们的信誉。相反的是,金融机构在观望,最终出现不太好的情况,出现了一些准挤兑的现象。大量的资金偿还以后,业务线也在不断筹集资金偿还贷款,导致业务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在4月底、5月初的时候,贾跃亭才醒悟捷克娱乐 过来:“当时应该积极和金融机构沟通,应该把非常宝贵的90多亿用到业务当中来,快速让业务恢复正常,甚至有更好的发展,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金融机构风险的办法。”

贾跃亭说,大家(金融机构)在互相观望的过程当中就形成了无形的挤兑。“当时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就开始调整策略,积极和金融机构沟通,希望能够对我们进行二次支持,希望信贷资金审批的流程有一个更好的安排。”

今后聚焦上市公司和汽车板块

现在,贾跃亭继续采取措施,让乐视“瘦身”。乐视过去三个板块---乐视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汽车,在业务发展好、资本市场环境好的时候,极大地推动公司的发展。从2016年以来,资本市场环境下行,在资金量紧缩的情况下,乐视的压力非常大。怎样彻底解决资金问题?“我们决定,让非上市公司板块的资产变得更加聚焦,非核心的、不能产生强化反的,就考虑尽快转让资产。”

贾跃亭坚决地说,“这次再回笼的资金,一定优先用到业务当中来,快速使非上市公司的业务恢复正常。上市公司会经历一个短期的调整期,非上市公司需要大的反转,无论是乐视手机、乐视体育,还是易到,希望在未来两三个月之内,让大家逐步看到乐视这次的决心,把有限的资产获得最大的价值。”

未来,贾跃亭将相对聚焦两大块:第一,上市公司体系,乐视会把给上市公司带来重要支撑的以及潜在帮助的资产,与上市公司产生协同,甚至整合。第二,汽车体系,推动汽车板块尽快完成A轮融资,尽快实现量产。“希望把这三四年在汽车上的努力,真正把技术优势、产品优势、战略优势迅速转化成市场优势和用户优势。”

“去年流动性危机的因素捷克娱乐 ,排名第一的,确实是汽车。汽车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资金的压力和资源的压力。另外是手机业务,它虽然创造了很多奇迹,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是全球品牌增长最快的手机。” 他说,“当我们聚焦到上市公司板块和汽车板块的时候,相信乐视是能够成功的,包括七个板块,大家也逐渐会看到我们一些大的动作。”

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如何能够协同?如何能够生态化反?贾跃亭说,乐视的成功在于互联网生态模式,“我们会把非上市公司当中有价值的资产逐步整合到一起。上市公司已经定位非常清晰了,乐视网和上市公司本身就是一个生态系统,我们希望它自身能完成平台、内容、硬件、互联网应用等融合的一个生态。只不过我们现在要吸取过去犯的错误,上市公司会相对比较聚焦。我们希望能够快速地让乐视的上市体系,真正成为大屏互联网平台的绝对的行业第一,这对上市公司未来的价值至关重要。

“这是我们过去的反思点之一,如果过去把更多的资源聚焦在大屏生态上,或许我们的领先度更高,现在是怎么样用接下来一到三年的时间,真正让乐视大屏生态成为市场上绝对领导者,我们会全力以赴。无论我们的资本结构怎么设置,无论我们的产品体系怎么设置,其实各个子生态之间的协同不会有变化。发现这样的问题,所以对非上市体系的资产和业务处置更坚决,更加讲究策略,要最大化的聚焦资源支持经营业务的发展。” 贾跃亭说。

并购乐视影业将打造定制内容

聚焦大屏生态,乐视超级电视、乐视网的视频运营已在上市公司,缺的就是内容一环,静待上市公司对乐视影业收购的最终落实。

对此,乐视影业CEO张昭说:“好饭不怕晚”。乐视影业和乐视网整合需要契机,现在契机已来,整个内容产业需要真正的互联网化。乐视有电视大屏,也有自制内容,可以为用户定制收费的内容。“定制”是乐视致新、乐视网和乐视影业整合的真正力量。

当然,整个影视行业都面临着巨大的变化。乐视影业、花儿影业、乐漾以及乐视网的自制内容力量,可以内化到为乐视的收费内容定制,张昭认为,“这是整合的核心要点,这让我们在整个内容的互联网产业当中站到一个任何其他家都没办法站到的制高点上”。

目前,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工作正在推进当中。乐视网的高管赵凯表示,2014年启动此事,2015年正式做,这两年电影市场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另外,整合过程中,更多考虑两家公司整合后怎么把资源打通。最近会有比较具体的进度变化,并进行公告。

刚刚履新的乐视网CEO梁军,对乐视影业把分众影视打造的能力落到大屏生态上,也充满期待。他认为,视频行业从PC端发展到移动端,由于移动端的价格体系没有维护好,导致增长面临非常大的挑战。视频行业唯一能看到的未来巨大潜在的新市场,就是电视市场。

乐视影业,将是乐视激活大屏价值的支点,但并不是说乐视大屏只依靠自家的内容。

梁军表示,在电视端视频领域,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这三家是很大的公司,但它们在乐视电视上的活跃度非常低,因为电视是靠运营的。“当我们把资源放在大屏端的时候,我们有非常好的跟第三方谈判的砝码,利用这些第三方的视频发展我们电视的业务。”乐视可以通过会员运营、开机广告等形式,实现电视端视频的变现。

打造大屏生态,乐视的销售渠道也在变革。梁军透露,今年上半年国内彩电业负增长,面板价格却不断高涨,导致渠道库存。乐视渠道,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未来两三年,乐视电视要取得进一步增长,还是要靠线下渠道的拓展。乐视正在做的渠道变革是,把中国划分成若干个网格,让每个网格的LePar固定下来,化解线上线下的冲突,用互联网工具帮经销商盈利,“我们未来三个月主要集中在网格的划定,跟渠道重新签合同”,以稳定渠道。

在易到控股权转让之后,乐视手机的去向也备受瞩目,不排除纳入上市公司的可能性。

贾跃亭表示,现在手机运营的第一大收入来源是游戏,视频广告和视频会员收入处于快速增长阶段。乐视手机不是运营不够成功,而是硬件方面的战略落地出现了问题,小屏运营的收入增速是非常快的。“我们会有统一的智能终端运营部,如何围绕用户不同场景、不同时间段的大屏需求和小屏需求,提供更具差异化的价值和服务,是接下来非常重要的工作。” 梁军补充说,“乐视的手机起来以后,直接会拉动乐视上市公司移动端的业务。”

至于对酷派和TCL多媒体的入股,贾跃亭认为,未来依然会给乐视生态带来价值。

经历过去半年的风波,贾跃亭痛定思痛:这次虽然教训非常惨痛,但也学到了在经营上最重要的东西。这次的聚焦,包括我本人精力的调整,都是对乐视生态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希望获得股东的理解和继续的支持。再给我们两到三年的时间,我们现在正在进行二次创业。相信在乐视这样一帮有梦想而且为梦想真正拼命的团队的全力以赴下,两三年以后,大家会捷克娱乐 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乐视生态,完全不一样的上市体系。

捷克娱乐